電影檔期的選擇,究竟有何門道? 加载评论...
資訊  2024-02-26 23:39

2024年春節檔可謂幾家歡樂幾家愁,火熱的票房背後,一場撤檔風波正在悄然發生。

2024年的春節檔,熱度基本上被《熱辣滾燙》《飛馳人生2》《第二十條》《熊出沒·逆轉時空》這四部影片所覆蓋。

2月14日晚,《我們一起搖太陽》的主出品方聯瑞影業宣布該片2月15日放映最後一天,隨後將撤出春節檔。

《我們一起搖太陽》從大年初一7.3%的排片佔比,在初四降到了3.1%。影片中的愛情元素,讓片方決定在初五最後一搏,但是殘酷的市場,並沒有給它們機會,排片佔比只達到4.7%。電影上映五天,總票房不足九千萬元,終於在2月14日二十一點《我們一起搖太陽》宣布撤檔,該片在春節檔的票房累計為9625萬。

兩天後的2月16日,又有兩部電影宣布撤檔。先是動畫電影《黃貔:天降財神貓》在20點左右宣布「後會有期,江湖再見」。

之後,23點,《紅毯先生》成為第三部撤出春節檔的影片。《紅毯先生》出品方歡喜首映發布聲明,宣布《紅毯先生》退出春節檔,將重新選擇檔期與觀眾見面。

2月10日上映首日,《紅毯先生》排片還能佔到8.5%,而後排片佔比一路下滑,到2月16日,排片佔比僅有1.5%。數據顯示,《紅毯先生》在春節檔的票房累計為8358萬,未能破億。

2月17日十一點,電影《八戒之天蓬下界》發布聲明退出今年春節檔,延後上映,該片累計票房僅為329萬。

檔期內上映的八部影片撤檔四部,網友戲稱「撤檔元年」,撤檔消息一經發布就瞬間引發了各方的廣泛討論。

今日採訪


觀眾1:

「一個好的電影,它未必有好的票房。我覺得那四部電影你都撤掉了,只能覺得它不適合。」

觀眾2:

「我感覺非常可惜,只能說明對它們的支持度有點低了,本來想看但是它沒給我這機會。」

觀眾3:

「我覺得撤檔一個是對你自己的影片不自信,第二就是對觀眾的一種就是不尊重吧。你如果撤的話,我就不會再去看了。」

影院經理:

「今年春節頭部的幾部影片,它可能在宣發上面包括票房產出會更高一些。我們減少了末端影片的一些排期。在殘酷的情況下,影片的集體撤檔對影院的排期確實有一定的影響,就產生了一些相應的票房的客訴。」

通過《今日影評》欄目組的採訪,我們可以看到存在兩種聲音,第一種聲音是認為這是片方自信,如果說換一個更加合適的檔期,它們會有更好的票房表現;那另一部分觀眾認為這是一種打不過就跑的逃避行為。對於觀眾來說,可能會有一些不尊重存在。

據《中國電影報》副總編輯張晉鋒介紹,觀眾的兩種聲音都有一定的道理。其實不到萬不得已,一般片方是不會做出撤檔這種決定的。

四部撤檔影片本身質量不錯,但檔期內競爭極其激烈。檔期內的前四部影片大年初一的時候累計的排片佔比是83.4%,可以說還是給了后四部影片一些市場的空間;但是大年初五的時候,頭部的四部影片的排片直接上升到96.5%,然後初八的時候,頭四部影片的排片更加上升到97.5%。

從數據上看,市場已經沒有給撤檔的這四部影片更多的機會,市場選擇拋棄這四部影片才形成了片方被迫撤檔的主要原因。另外一方面來講,片方會覺得可能在別的檔期之內,這些影片有可能會重新去贏得觀眾和市場。

在張晉鋒眼中,四部影片撤檔只能說是一個偶然現象。今年春節檔相比往年來講,幾部影片都是現實題材,像《熱辣滾燙》《飛馳人生2》《第二十條》《熊出沒·逆轉時空》,其作品不僅品質上乘,同時也抓住了春節檔核心觀影的主要訴求。

此外,頭部四部影片的話題性更強,先天佔據了起跑的優勢。前四部影片《熱辣滾燙》《飛馳人生2》《第二十條》《熊出沒·逆轉時空》實現了多層次觀眾的全覆蓋,每部影片口碑都非常地好,這在以往春節檔是不多見的,這就給邊際影片的機會更加地少。

回顧前幾年的春節檔,每年都會有一匹「黑馬」遠遠超出預期,唯獨今年的春節檔是沒有「黑馬」的,就是因為前四部影片沒有一部在市場檢驗中口碑下滑,各電影的口碑你追我趕,每天0.1分地高低漲幅,競爭格外精彩。

八天長假期間,《第二十條》一直在前四部影片當中排在最後,但是在假期結束之後《第二十條》實現了非常強的一個逆襲,單日票房回到了四部影片的第一位。如此犬牙交錯、格外焦灼的競爭,因此對於《紅毯先生》《我們一起搖太陽》也好,它們放在往年的春節檔興許還會有一個不錯的結果,那麼今年卻沒有給它們一個時間去施展空間,甚至逆襲的可能都沒有,只能說遺憾了。

那麼,《我們一起搖太陽》《黃貔:天降財神貓》《紅毯先生》《八戒之天蓬下界》四部影片遭遇滑鐵盧,能夠把錯誤歸咎於檔期選擇策略嗎?

《我們一起搖太陽》如果轉到清明節檔,這部影片它的故事內容和清明節檔比較匹配,一定會取得一個片方和觀眾都能夠接受的一個票房成績。

《紅毯先生》作為寧浩和劉德華強強聯手的諷刺喜劇,無論是放在五一檔或者說是普通周末檔,它都會取得不錯的成績。另外兩部動畫影片最好的肯定是學生的假期了,例如六一兒童節或者是暑期檔。

從今年春節檔的撤檔風波來看,張晉鋒認為:「我們呼籲建立中國電影的檔期協調機制。」

可能今年春節檔上映之前,比如說《熱辣滾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成片品質,《第二十條》究竟藝術效果怎麼樣,其實對於《紅毯先生》和《我們一起搖太陽》的片方來說都不是特別地清楚。但如果我們有一個檔期協調機制,大家會有一個信息的互通有無,讓信息充分地共享,那麼可能《我們一起搖太陽》在看到前四部影片風雲密布的情況下,在開戰之前就選擇退出春節檔。在整個大片排好座次以後,小片見縫插針,這樣的市場結構如果能夠建立的話,相信我們整個檔期就會錯落有致。

市場總有高峰期,也有低谷期,這是很正常的一個市場規律。希望中國電影檔期旺季很旺、淡季不淡,這就是中國電影高質量發展很重要的一個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