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飆》播完一年 看張頌文、高葉、蘇小玎的差距 加载评论...
資訊  八卦小學弟  2024-02-02 21:44
去年的春節,有《狂飆》相伴,著急忙慌返程的打工人,多少消解了幾分離鄉的苦悶,來不及收拾亂糟糟的心情,得了閑空,打開手機就狂追,生怕錯過關鍵劇情。

整個車廂,安欣與高啟強的聲音此起彼伏,如此盛況,多年久違。



網路上的熱度,更是直觀,《狂飆》沒開播前,國產劇市場百花齊放、百鳥爭鳴,榜首的位置,大家輪流坐。

《狂飆》一播,降維打擊,一騎絕塵,其他劇,只能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望塵莫及,就連口碑極好的《三體》,也得給它讓路。



《狂飆》的火,「喂」飽了很多籍籍無名的寶藏演員。

從主角到配角,都火得一塌糊塗,曾經踮著腳都夠不著的資源,如今唾手可得。



比如張藝謀的電影《第二十條》,掃一眼演員表,《狂飆》里的老熟人可真不少。

除了張譯、王驍、高葉,還有莽村那小子,以及冒著瘋勁兒的瘋驢子,能得老謀子的「青眼」,自然少不了《狂飆》的濾鏡。



面對這潑天的富貴,總有人是茫然無措的。

比如唐小龍的扮演者林家川,當時的心情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喜悅和惶恐交戰。



沒紅過,卻無比清醒,觀眾的歡喜,對普通演員而言是限定的,猶如潮水,洶湧而來,又會穿指縫而走。



他的擔心,時隔一年有了結果。

《狂飆》這股浪,日漸式微,浪里的人,有的隨波逐流,黯然退場,有的撲騰造浪,再掀波瀾,幾位演員境遇大不同,差距一覽無餘。



高啟盛的扮演者蘇小玎,當初迎潮激起浪頭高,一段搖頭晃腦的囂張步伐,喜獲流量的「寵幸」。



這波來之不易的熱度,該怎麼用,是細水長流,還是一招鮮吃遍天,蘇小玎顯然選擇了後者,鼓了腰包是真,透支了神秘感也是真。



沒想著抓緊時間拍戲囤作品,又跑到綜藝《披荊斬棘第三季》里「翻紅」。

演戲是行家,但唱起歌來,只嘆一句:隔行如隔山。



這幾個月,屏幕前的蘇小玎倒是收斂了,八卦板塊的他卻瘋狂霸屏。

先是被拍到隨地小便,跟花灑似的亂飈的身影,格外刺眼,后又被拍到亂扔煙頭,網友賜名「隨地哥」,對高啟盛有再強的濾鏡也扛不住。



「大嫂」高葉,急功近利過一陣子,收了收心又把心思放在了塑造角色上。

《一路朝陽》里光芒四射,艷壓女主,《三大隊》里恰是那驚鴻一瞥的溫柔,畫龍點睛。



熱愛可抵萬難,星光終是不負趕路人。

13年前高葉只是張藝謀鏡頭裡可有可無的群演,13年後成了角,青澀褪去,眼睛里全是戲,年少時暗許未來要做張藝謀電影主演心愿照進現實,「大嫂」這個角色功不可沒。



一路風雨,有沒有成長,張藝謀絕對是最有資格評價的見證人,他用「是金子總會發光」肯定了高葉的進步。



當然,觀眾也看在眼裡,但凡說起高葉演過的角色,如數家珍。

大嫂的光芒再刺眼,也擋不住《我是余歡水》里梁安妮的嫵媚入骨,《理想之城》里吳紅玫的柔美堅韌,可正可邪,有顏有演技,看似一夜爆紅,實則厚積薄發。



「大嫂」的火爆話題已經落幕,屬於演員高葉的忙碌還在繼續。

去年的春節過得很好,今年的春節,或因《第二十條》梅開二度,再起風雲。



張頌文,可以說是《狂飆》播完后的最大獲利者。

他演活了故事裡的高啟強,高啟強成就了故事外的他,沒有風華正茂的年紀,沒有取悅眼球的皮囊,靠著演技,成了腕。



接了代言,曾經勒著褲腰帶過日子的窘迫一去不返,擠進了名利場,內娛頂尖的大導演,也得給他幾分薄面。



沒靠著高啟強一角,在主流獎項里徜徉,各大平台的年終盛典,倒是為他做足了排面,鏡頭裡一站,影帝才有的風采,噴薄欲出。



說來張頌文也有煩惱,早些年囤的幾部作品,都想借著高啟強這股東風煽動起劇迷心底的「狂飆」情緒,男N號的戲份,硬是被宣傳出了男一號的架勢。

到頭來,觀眾被「騙」了,張頌文也因此丟失了一部分讚美聲。



張頌文在資源上的「紅」,來的有些遲,但好飯不怕晚。

諜戰劇《孤舟》里,皮衣一穿,背頭一梳,淡然一指,再現高啟強狂妄拽翻天的派頭,只看劇照,那種雲淡風輕間攪動天地的氣勢,已讓人不寒而慄。



古裝劇《清明上河圖密碼》里,粗衣布衫一穿,市井氣撲面而來,日落西山下的回眸,是鋪陳開來的喜怒哀樂,是北宋汴梁城的前塵往事。

這一眼,未言,意無窮。



強大的觀眾緣,經得起輿論的「穿林打葉」,要擱別的明星,早就飄得找不到東南西北,張頌文卻一如往常。



他本可以坐在洋溢著資本的直播間里,吆喝著賣貨,一晚賺斗金,也可以站在紅毯的聚光燈下,流連於聲色犬馬,推杯換盞。

這些明星大腕,都做的事,張頌文不以為然,他總惦記著清湯寡水的一方煙火。



以前他的生活,是獨樂,現在他的生活,是眾樂。

張頌文的社交媒體,可以訴悲歡,可以狂吐槽,你有所念,他便迴響,別的明星避之不及的問題,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寥寥幾句,總能說到網友們的心坎里。





《狂飆》對於張頌文而言,是拿得出手的代表作,對於張譯而言,卻是恨不得抹去的「黑歷史」。



劇里演技被吐槽,沒張力,太擰巴,硬凹的南腔,實屬敗筆。

明明是個主角,卻被太出彩的張頌文搶走了所有風頭,成了沒啥存在感的配角。



劇外他與劇組的關係,成了娛樂圈的「未解之謎」。

前有張譯拒簽狂飆實體書,後有劇組參加活動,張譯不在,導演說人齊,可謂是處處尷尬。





輿論的「暴風驟雨」不停歇,張譯卻無心於此,不爭,不辯,「躲」起來猛拍戲,過去的一年,三部電視劇,收視率個頂個,四部電影,票房加起來超50億。

實績在手,作品傍身,無疑是對讒言惡語最強有力的回擊。



演戲之餘,張譯的仕途也撥雲見日迎光明。

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中國電影家協會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合照里,沒有張揚的滿城風雨,而是低調到好像從未來過。



和其他明星一樣,張譯沒有過分妝飾,熟悉的短髮,簡單樸素的休閑裝,工作證一掛,直挺挺的站在那,還真像個睿智又冷靜的老幹部。



不知是疲感襲來,還是緊張使然,張譯小動作不斷,捏鼻子、抿嘴唇、抹把臉……與旁邊周迅的鬆弛,段奕宏的平靜截然不同。





要麼在正經場合里冒尖,要麼闖進央視的鏡頭,真的是根正苗紅。

事實證明,張譯已經在演員的另一條路上越走越遠,照這勢頭,擺明了是奔著老藝術家去的。



流量稍縱即逝,能紅一陣是運氣,長紅多年是實力。

《狂飆》只是娛圈江湖的「入場券」,是浮,還是沉,只在一念之間。

對於演員而言,戲里要不負角色,戲外要不失本色,拍出觀眾喜歡的好作品,行得正,坐得端,才能駕馭得了風浪,釣得到大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