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傢夥!張頌文新劇收視第一,卻差評一片,觀眾差評理由出奇一致 加载评论...
資訊  2024-02-25 22:40

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狂飆》之後的張頌文,又主演電視劇了。

這次還是演反派,甚至比高啟強更黑暗,更狠厲。

壞消息是,這部電視劇里,跟他搭檔飾演女一號的,是姚安娜。

你沒聽錯,就是三年前宣布出道的華為二公主‬姚安娜。

即使現在的演藝圈,流行「老配新」。

但張頌文跟姚安娜進行組合,聽起來還是有點魔幻。

不過張頌文是個好演員,他這麼選,自然有他的道理。

這部劇開播前,訂閱數超過了100萬,開播后更是一騎絕塵,首播拿下14.85的市佔率,全網第一。

這劇到底怎麼樣?

它值不值得一個期待,又算不算得上張頌文回歸的驚喜之作?

皮哥今天就跟大家聊一聊,這劇《獵冰》的得與失。

01、同樣是「大反派」,黃宗偉vs高啟強,差別到底在哪?

乍一看,《獵冰》里的黃宗偉與《狂飆》里的高啟強,有著諸多相似之處。

《狂飆》中,高啟強靠一本《孫子兵法》打天下。

《獵冰》里,做化工生意的黃宗偉,靠的則是一本《高等有機化學》。

都是用知識武裝自己,永遠保持對知識的輸入和渴望。

另外,黃宗偉簡樸溫和,說話溫聲細語,和高啟強的某些時期,也很相似。

不過,在人物塑造上,黃宗偉卻和高啟強有很大的不同。

《狂飆》用較長篇幅,細緻呈現了高啟強的黑化過程。

《獵冰》對黃宗偉黑化的呈現,可以說直白、簡單得多。

一開場,他就已經是地下工廠的大毒梟。

黃宗偉的化工廠製作洋蔥晶,但背地裡,他卻用洋蔥晶批量生產新型冰毒。

他認為,只要產品賣到國外去,他就不會有危險。

但在明面上,他還是個工廠小老闆。

他和顏悅色地向外人解釋,自己最初在電信公司上班。

後來妻子生了三胞胎,生活壓力大,迫不得已才下海經商。

這種快節奏的角色進入,也直接考驗了張頌文的演技。

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觀眾對這種明暗身份信服?

張頌文不愧是張頌文,他只用了兩個技巧,就完全征服了皮哥。

第一個,是在生活化的自然表現里,透出的壓迫感。

張頌文擅長在細枝末節的日常生活細節中,表現人物的個性和特質。

《隱秘的角落》中,他吃餛飩,《狂飆》中他吃豬腳面,都是如此。

《獵冰》中,他也是靠一場吃面戲,鎮住了場子。

這表面上是一場吃面戲,實際上,卻暗流涌動。

因為手下的人不靠譜,銷往國外的毒品出現在了本地,他也因此被公安盯上。

黃宗偉以支付貨款為由,約渠道商老賀見面。

黃宗偉一邊若無其事地圈彩票號碼,一邊問老賀,貨是不是賣到了國外。

老賀連連吹噓,這時候黃宗偉只是抬起頭,保持著習慣性的微笑。

隨後就是一句單刀直入,直接戳穿了老賀的謊言。

老賀開始狡辯,黃宗偉笑而不語。

然後盯著老賀,若無其事地開始擦筷子,吃面。

一隻笑面虎,彷彿下一秒就要亮出獠牙,將你撕咬得粉碎。

透出屏幕的,是一股滿滿的壓迫感。

擦完筷子,黃宗偉吃了兩口停下,只用兩段話,就幾乎嚇破了老賀的膽。

第一句,是「得了病就要治,早發現早治療」。

犯的「病」,指的是毒品出現在本地,害得自己處於危險的境地。

而治療,無疑就是清理門戶。

這裡老賀害怕的,是黃宗偉到底要清理誰。

一句話,局勢似乎到了生死邊緣。

第二句,是「你的幸運數字」。

說這句話的時候,張頌文的表情,異常嚴肅。

得到「9」這個答案的時候,張頌文在彩票上圈了出來。

「信你最後一次」,表面說的,是相信這個彩票數字會給自己帶來好運。

但言下之意,這是最後的通牒,你處理不好,「9」這個數字,很可能就是你的祭日。

張頌文全程沒有什麼表情和激烈的言語,就把一個大佬對手下人的拷問戲,演到了極致。

代入進老賀的角色,這樣的人,你怕不怕?

側面帶出的,則是黃宗偉這個人物的狠辣。

第二個,是對比和反差感。

張頌文擅長於無聲處聽驚雷。

有時候一個簡單細微的動作,甚至會有無與倫比的效果。

比如劇中黃宗偉與兩個洋蔥晶買賣的老闆談事情。

三個人說笑笑,氣氛十分融洽。

突然,對方聊到,本地有一種新型的毒品,也可以用洋蔥晶生產。

對方還開玩笑似地問道,是不是你生產的。

這一瞬間,黃宗偉突然有點恍惚,看張頌文的臉色變化,十分生動細膩。

從開心,到變臉,再到茫然和不知所措,最後以更加誇張的笑,掩飾自己內心的慌張。

四個完全不同的心態,幾秒鐘,一氣呵成。

這段對比戲,只有觀眾,才知道那些情緒是真的。

兩位老闆走遠后,張頌文還有神級表現。

他撿起了地上的煙頭,用手將它揉滅了。

張頌文為什麼要自己設計這個動作細節?

第一,體現黃宗偉的謹慎。

他開的是化工廠,最害怕的就是火災,所以火源不論大小,都必須清理乾淨。

哪怕這時候下著小雨,地上都是濕的,他也要親自動手,確保隱患被消除。

第二個,是黃宗偉的兇狠。

地上的煙頭,明明還冒著煙,裡面還有火星。

但黃宗偉看都不看,直接上手就給掐滅了。

能忍,是他這個微動作的淺層表達。

深層次的,黃宗偉對自己都這麼狠,對下面的人,對其他人,可想而知。

這,是張頌文真正厲害的地方。

無論什麼角色,讓他去演,基本靠譜,不會出任何岔子,甚至往往會有驚喜。

02、開場就是兩屍兩命,姚安娜有亮點,「老墨吃魚」名梗再現!

除了張頌文外,《獵冰》這部劇,還有其他亮點。

導演高群書,本就是拍刑偵劇起家。

就目前來看,《獵冰》既有網劇應有的快節奏,也有刑偵局應該具備的冷峻氣場。

開場就是一場緊張的抓捕戲。

警方摸到一個毒販,窩點在仁美村。

這個村落地形複雜,是古代村落發展而來,整個村子只有一個「林」姓。

所以警方考慮,安排一個女性生面孔,先去打探窩點的具體位置,然後一舉實施抓捕。

從部隊轉業的女警趙友男被選中,喬裝進入村子,以買毒品的方式,見到了阿彪。

沒想到阿彪不是善茬。

趙友男想驗貨,他卻想驗人。

奈何阿彪口氣不小,武力值卻不咋地,被一腳踹飛后,趕緊逃跑。

這段抓捕,導演用了俯鏡拍攝。

雲霧繚繞下,警方、阿彪和趙友男如迷宮裡的螞蟻一般,穿行在村落的道路上,很有電影質感。

這邊在抓捕,那邊則開始了滅口。

黃宗偉察覺到了警方的關注,於是脅迫手下老賀,將渠道下的小嘍啰處理乾淨。

老賀也是個心狠手辣的毒販。

他找來了自己的土槍,旁若無人地闖進KTV,將喝酒的小嘍啰兩口子一人一槍,送上了路。

兩屍兩命,警察那邊剛逮住個毒販,這邊就被滅口。

每走一步,都被黃宗偉提前判斷。

警察與黃宗偉的博弈,這才剛剛開始。

而這一切,也就一集的體量,可以說高群書在考慮故事的前提下,加快了劇的節奏。

《獵冰》只有18集,明顯是短平快的思路。

而這種刑偵劇,也只有尺度和節奏都上去了,觀眾才看得爽,看得精彩。

除了劇本身外,皮哥要說一下,大家都關心的這位新人女演員,姚安娜。

姚安娜第一次演女主,說實話,演技確實一般。

不過她有一場戲,倒是令皮哥印象深刻。

《獵冰》上線前,皮哥看到劇方放出的片花,有這樣一個鏡頭。

高溫下,姚安娜和群演拍攝動作戲。

但因為沒有經驗,姚安娜也不敢用力踹,所以一次次失敗。

幾場下來,已經滿頭大汗,汗水浸濕了衣服。

不過,姚安娜沒說啥,繼續進行嘗試,最後拍攝成功。

看到這一段的時候,皮哥在想,拍了這麼久,至少也給個特寫鏡頭吧?

沒想到正片中,不但一閃而過,還是個大遠景。

說實話,這個距離,哪怕用個替身,也沒人看得出來。

但姚安娜還是親身上陣,反覆拍攝。

這證明她對待這部劇,還是腳踏實地的。

至少在態度上,姚安娜比大多數的小花,要強不止一星半點。

除了姚安娜外,《獵冰》中,還有好幾位表演出色的演員,也值得提一提。

比如趙本山的徒弟周雲鵬。

在外是騎著腳踏車送報紙的郵遞員;

後面搖身一變,又成了地下販毒網路的頭頭。

他和老賀的一場對戲,緊張感拉滿,演繹十分生動,讓人印象深刻。

再比如反派專業戶趙龍豪。

雖然目前還未出場,但片花中,他的氣質與黃宗偉正好相反,兩人不知道要碰撞出怎樣的火花。

最後,還有個小彩蛋。

我們都知道,《狂飆》里高啟強有句台詞:老墨,我想吃魚了。

《獵冰》里,他又有一個名梗:中叔,給他發紅包。

中叔是黃宗偉制毒工廠的「監工」,當然也是跟老墨一樣的角色。

黃宗偉和中叔在銷毀資料的時候,發現工廠一個工人,偷拿了一小袋冰毒。

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黃宗偉不但沒生氣,還微笑著把這袋冰毒,送給了這個工人。

並特意囑咐中叔,給他「包個紅包」。

隨後,黃宗偉轉身離去,並扣上了大門。

等門打開,工人已經是這副模樣。

一個是吃魚,一個是發紅包,都是獨屬於角色的黑話。

不過這些設計應該也都是張頌文自己添加的。

《獵冰》拍攝時,《狂飆》還未開播。

算是張頌文自己留給觀眾的小彩蛋吧。

03、缺點太多,留下3個「大坑」,一個比一個離譜

《獵冰》是一部網劇,我們當然不能用《狂飆》這種央視出品的標準進行要求。

但因為有張頌文的參演,大家對《獵冰》的期待,自然還是會高一些。

只不過,劇中有些缺點,確實太過顯眼,避無可避。

客觀來說,《獵冰》這部劇的缺陷,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第一個,是堪憂的邏輯。

刑偵劇,邏輯是很重要的。

可《獵冰》前幾集,就有好幾個邏輯硬傷,看得皮哥無力吐槽。

開頭的抓捕布置會議上,緝毒隊長給出的方案,是找個人喬裝打扮混進去。

當領導問及誰去的時候,對面的警察應聲道「我」。

沒想到,這時候領導蹦出一句話,差點掀了皮哥的天靈蓋:

「你吸毒嗎?」

警察回:我吸煙,不吸毒。

領導表示,吸不吸毒,毒販一眼就能看出來。

後面又接了一句:最好是個女的。

這段戲,是有邏輯bug的。

按照領導的推理,毒販識別的是吸毒的事實,而不是性別。

為什麼男的吸毒能看出來,女的就看不出來呢?

給人的感覺,就是要生拉硬拽地引出姚安娜飾演的趙友男,而犧牲一切邏輯。

甚至不惜讓警方降智。

要讓姚安娜出場,能有一萬種方式。

但《獵冰》偏偏選擇了最尷尬的一種,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獵冰》里,類似的邏輯漏洞還有很多,數不勝數,皮哥就不一一列舉了。

這些bug,嚴重削弱了《獵冰》作為刑偵局的可信度和故事屬性,給人一種懸浮感。

第二個,是奇葩的設定和人物動機。

看《獵冰》,有的劇情會讓皮哥腦子一懵。

實在想不出導演是出於什麼想法,才會設計這樣的人物動機和行事橋段。

劇中,毒販老賀被黃宗偉威脅,要殺人滅口。

他不僅大張旗鼓打電話讓人送槍,還光天化日,不做任何遮掩地闖入當地KTV,行刑式地槍殺了嘍啰一家兩口。

拜託,你是毒販,不是悍匪。

你是為了掙錢,不是為了要命。

而且即使要滅口,你好歹等夜深人靜,好歹戴個口罩換身衣服,儘可能隱藏證據。

就這樣堂而皇之地大白天去滅口,警察可不是一逮一個準嗎?

更奇葩的,還有警方的報警信號。

姚安娜飾演的趙友男深入毒販魔窟,方案是有了線索就報警。

沒想到讓毒販逃脫,抓捕之際,趙友男才想起發信號這回事。

本來距離遠,村落地形又複雜,皮哥還想著,用什麼發信號會比較容易被注意到。

但萬萬沒想到,趙友男從包里,掏出了一個二踢腳。

她用打火機點著二踢腳的那一刻,皮哥的小腦是萎縮的。

那時候條件再差,給緝毒警配備一把信號槍,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二踢腳這種東西,不僅需要火源點燃,而且追捕過程意外很多。

一旦炮仗被水浸濕或者因打鬥壓扁了,難道就不發信號了?

還有個關鍵問題。

二踢腳是個炮仗,你放到天上去立馬炸開,煙霧瞬間四散,警察怎麼知道到底哪一家有毒販?

總之,這些設定,很難令人相信。

只能看一看,權當一樂了。

第三個,就是稀爛的演技。

《獵冰》主演名單中,也就張頌文的演技能撐得起場子,讓劇有一種不同的質感。

其他的演員,演技都比較稀爛。

姚安娜,表演水準本就不高,在與張頌文的對戲中,全方位被碾壓。

不僅眼神里沒有故事,動作生硬,台詞不過關,就連最基本的氣息,也穩不住。

看她表演,給人一種,表演痕迹很重的感覺。

甚至於有些場景,已經顯得幼稚和尷尬。

唯一契合的,可能只有她的氣質,與趙友男有一些重合點。

但僅憑這一點,還遠遠不夠。

演得不好的,還有韓庚。

作為初代愛豆,韓庚在跟張頌文的對戲中,絲毫接不住。

單看韓庚還好,但跟張頌文極具爆發力的表演比起來,韓庚的表演就顯得生澀,稚嫩。

面對張頌文的質問、對兒子的關心以及情緒的噴涌,韓庚全程只能用一個懵逼的表情作為回應。

台詞也沒有黑道販毒大佬的氣場。

這場戲本該是勢均力敵的內訌,結果演成了張頌文單方面的「屠殺」。

雖然角色設置上,黃宗偉是「工具」,但從表演來看,韓庚才是那個「工具」。

這些年,老戲骨搭小鮮肉的劇層出不窮。

這裡面,有老帶新抬轎子的因素,也有中生代演員人才凋零,國劇熟臉資源佔有率太多的弊端。

現如今我們的劇,來來回回就那幾個演員。

有能力的新人沒辦法冒尖,年紀大的長輩又不捨得退去,導致了現如今的局面。

這部《獵冰》,也算是個典型。

張頌文是很好,但靠一個張頌文,改變不了國劇的現狀。

作為演員,至少得有表演的基本功,至少要經歷其他角色的歷練,不然只會讓他們更快凋零。

看完《獵冰》,皮哥心裡五味雜陳。

它有亮點,但亮點完全無法掩蓋和沖抵缺點,這也浪費了張頌文的表演。

剛靠著《狂飆》贏得一片讚美的張頌文,恐怕要因為這部劇,輸掉一部分讚美了。

不過,後續還有很多演員沒有出場,劇情也還有很多不明朗的地方。

希望它能打個翻身仗,也希望我們的國劇,能越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