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來北往》大結局,收視率為何持續爆表?有精氣神的人,提氣 加载评论...
資訊  2024-02-25 23:39

2月25日,電視劇《南來北往》在愛奇藝更新出最後一集,正式大結局。央八方面,也進入到了尾聲階段。在中國視聽大數據上,這部電視劇的單日收視率已經逼近3%。而在酷雲實時上,《南來北往》的峰值收視率早就超過3%,向更高成績出發。

觀眾口碑方面,《南來北往》也是好評一片。說這部電視劇是2024年開春以來的爆款劇、王炸劇,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在網路熱度方面,根據貓眼專業版的熱度數據來看,這部電視劇也持續處於第一的位置上。顯然,一部開年佳作,獲得了口碑和數據上的多豐收。

那麼,我們不妨要問,《南來北往》為什麼可以口碑爆棚,收視率爆表呢?表面一點講,因為這部電視劇有知名編劇高滿堂,知名導演鄭曉龍。但是,這是最為表面化的回答。當我們深入到這部電視劇真正的意旨當中來之後,便會發現,這部電視劇作品其實是中國人久違的精氣神兒,這種精氣神兒是提氣的。

《南來北往》播出過半的時候,我曾和大家聊這部電視劇,說它是一部現代鐵路題材的武俠劇,劇作當中的角色都是現代的人,而角色身上攜帶的,則是武林大俠們的氣質。俠,在中國文化當中,有著特殊的含義,他們首先需要有武術,同時,也需要有安邦濟世的意志才行。《南來北往》當中,雙男主都有著這種中國俠客的精氣神兒。

俠,其實還是中國儒家文化概念當中的,尤其是安邦濟世這一點。比如說,金庸老先生的武俠小說,之所以華人當中的口碑最好,非常重要的一點便是,他筆下的俠客們,是一種儒家哲學體現,尤其是一種國家民族概念之下的個人向何處去的意志體現。這個概念之下,喬峰、郭靖們,就比一般的只會武打的人高端很多了。

在中國儒學大家余英時先生的很多著述當中,都提到過一個值得思考的事情,中國的儒家文化是有大成的,尤其是明清之際,是積極擁抱了現代文明的,但是,在現代文明當中,儒的文化,應該以何種具體的人的行為方式存在,還具備很多的不確定性。我討巧一點說,這一次,電視劇《南來北往》其實是用雙男主(雙俠)的模式,回答了這個問題:儒和俠,在當代,如何以具體行為人的方式出現與存在。

馬魁和汪新這兩個角色,是儒俠的。一方面,他們身上,有著一種儒的自然屬性。比如說,該劇當中的雙男主,都有著樸素的正義觀,都接濟窮苦,都自帶著一種人生的悲憫感等等。行得端,做得正。這些,其實都是中國人的道德行為規範的一部分。然而,我們很多人無法把自己歸入這種道德行為規範當中來。所以,《南來北往》當中出現了這種行為意志的角色,就對觀眾構成了天然的吸引力,大家能夠在這樣的角色當中,獲得價值認同。

另外,馬魁和汪新身上,又自帶著俠的氣質。說這兩位大俠慷慨悲歌,顯然有點說過了,但是,遇上犯罪分子,兩位從不退宿,總是敢於亮劍,這便是俠的精神在當下的一種有效延續。當然,雙男主能夠有俠的氣質,和他們的工作性質也有關係。俠者,有文俠和武俠之分。馬魁和汪新,屬於武俠。高滿堂和鄭曉龍,則屬於文俠。

《南來北往》當中,兩位鐵路幹線的乘警,南來北往,行俠仗義,觀眾們自然獲得了一種中國人獨有的精氣神。在他們身上,大家能夠看到美好的中國傳統道德,也能夠看到中國人身上的那種俠客精神。儒與俠,太多時候是合二為一的。電視劇《南來北往》提供了中國傳統文化在當代人身上閃光的角色例證。

有情有義有擔當,讓《南來北往》這部電視劇的男主們獲得了一種中國獨有的角色精神光芒。這是構成該劇成功的最大原因。這部電視劇,表面上是講鐵路線上的各種故事,深層次上是講了多位有趣的角色性格,而這些性格背後,其實又是中國文化歷史精神的加持。《南來北往》是走入到了中國文化的自身血脈當中來的。有文化的電視劇,當然會口碑、收視爆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