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詩曼胡杏兒蔡少芬...港劇花旦再就業屈尊了? 加载评论...
資訊  2024-04-18


1905電影網專稿 昔日的港劇花旦活力不減。去年《新聞女王》讓佘詩曼破紀錄地三度斬獲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女主角大獎。時隔數月,又在《今天的我們》里化身企業高管「梁清然」,戲里戲外,堪比勞模。

另一位港劇花旦胡杏兒則在熱播劇《惜花芷》里演繹能言善辯、精明潑辣的夏金娥,被網友辣為「《惜花芷》里的『王熙鳳』,被胡杏兒演活了」。

內地劇集不難發現昔日港劇花旦的身影,縱使不是女一號,但她們依然能點亮屬於人物的魅力。

勇闖好萊塢的陳法拉,近期更在國際舞台大放異彩,在電影《哥斯拉大戰金剛2》中出演沒有台詞的伊維族人,全程靠手語和眼神跟對手交流,完成了演藝生涯的又一次突破。

打破語言、地域和作品類型的界限,昔日的TVB花旦憑藉出色的演技和獨特的魅力在不同地區的影視作品展現出多面的才華。在TVB出道、成長、創造輝煌的她們,離開大台之後,又開始了新的嘗試與探索。璀璨星光,從未黯淡。

由零開始,磨鍊演技

TVB一直以艱苦卓越和競爭激烈而聞名。除了依靠藝員訓練班輸送一批又一批的新鮮血液,香港小姐和華裔小姐等選美比賽也是吸納年輕演員的重要途徑。在選美比賽中獲得名次或表現突出者往往可以獲得TVB的藝員合約,這意味著,很多女演員一開始並沒有受過專業的表演訓練,而更多依靠在劇組實踐中磨鍊演技。

跟內地的影視生態環境不同,TVB不盛產偶像劇,而更擅長職場劇、刑偵劇、宮斗劇、豪門爭產戲和都市愛情戲。節奏快、強度高是它的特色。不止一個曾在TVB演員接受採訪時透露,拍起戲來,每天僅睡兩三個小時是常事。用胡杏兒的話來說,TVB就像少林寺,嚴格、艱苦,但可以學到「十八般武藝」。大量的實踐機會讓她們避免只困於某一類角色,高壓的環境也換來了演員們極強的可塑性。

蔡少芬先後在《洛神》《天地豪情》等多種類型的作品成功塑造截然不同的人物;宣萱透過《尋秦記》《難兄難弟》《戇夫成龍》讓觀眾看到她的無限可能;佘詩曼既是《十月初五的月光》里溫柔可人的「祝君好」、也是《使徒行者》系列里霸氣十足的「釘姐」,更可以在《鳳凰四重奏》「跨越時空」一人分飾演四角;

胡杏兒在《肥田喜事》中短時間內增重減重數十斤、陳法拉在《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中嘗試扮演聾啞人,陳慧珊在《鑒證實錄》系列里塑造的法醫形象和關詠荷在《陀槍師姐》系列塑造的女警形象至今難以超越......

在那個尚未用「劇拋臉」點贊演員演技的時代,無論是都市戲里獨立自主的女強人,職場戲里精英范十足的專業人士,還是古裝戲里勾心鬥角的後宮妃嬪,甚至肥胖人士、聾啞人士等特殊角色,面對各色各樣的劇本,港劇花旦們總能得心應手地交出活靈活現的表演,在自己的演藝履歷里刻下一部又一部代表作。

佘詩曼去年接受1905電影網專訪時感慨,沒有TVB就沒有佘詩曼,TVB是栽培她的地方。「它給我很多機會,我很幸運,接到了很多好角色,觀眾們認識了我。」

TVB如同殿堂般栽培了一代又一代花旦,璀璨的星光和優秀的表演也合力成就了港劇神仙打架的輝煌時代。而隨著流媒體等外部因素的衝擊,加上TVB內部問題的加劇,過去十餘年,花旦們紛紛出於發展考慮而離巢,TVB人才流失嚴重。

花旦屈尊,淪為陪襯?

憑藉著代表作的名氣和港劇花旦的光環,離巢之後的TVB藝人往往會北上發展。

早在2012年,宣萱就以女主角的身份接拍了《薛平貴與王寶釧》;而彼時的蔡少芬也已經獲得《甄嬛傳》的表演機會。《甄嬛傳》原著作者流瀲紫曾透露,創作《甄嬛傳》是受到了《洛神》里蔡少芬飾演的甄宓一角影響,甄嬛原有望由蔡少芬飾演,但因其當時已懷孕,無法承擔大量戲份,故而飾演戲份相對較少的皇后。

幸運如宣萱和蔡少芬在北上早期即獲得主演的機會。大多數時候,由於地域差異和創作環境的區別,即使是手握大獎的女演員,北上后也鮮少能夠飾演女一號。

佘詩曼在《今天的我們》中僅為女二號,胡杏兒也僅作為《惜花芷》的特邀主演;更早之前,張可頤和陳法拉分別是《北上廣不相信眼淚》和《風中奇緣》里的配角。這與她們在TVB時期作為雷打不動的女主角相比,存在一定程度的番位落差。

「我的世界里沒有主配之分,角色有發揮空間就足夠了。」佘詩曼談及角色選擇時直言,無所謂女主角或配角,比起戲份多少,她更在意人物弧光。

《延禧攻略》里的「嫻妃」雖然戲份不如女一號,但佘詩曼一個凌厲的眼神已經將「嫻妃」從與世無爭到腹黑復仇的狀態演繹得淋漓盡致。好比《甄嬛傳》「皇后」之於蔡少芬,「嫻妃」也成了佘詩曼進軍內地之後又一個極具代表性的角色。

當然,片酬或許也是花旦們考慮接拍非主角作品的其中一個因素。

TVB多年以來因為薪酬問題備受關注,即使是一線藝人的片酬,也無法與同等級別的內地演員匹敵。從經濟效益出發,相較於在TVB演主角,在內地劇集演配角對於她們來說或同樣具有性價比。

值得一提的是,跳齣劇集的舒適圈,離巢后的TVB花旦極力支持本土電影的發展。

近年來,宣萱接連在《犯罪現場》《反貪風暴5:最終章》中挑戰重要角色;張可頤也在《臨時劫案》《風再起時》迎來了新的嘗試。在中國香港影壇女演員青黃不接的當下,昔日的港劇花旦也成了本土電影的重要力量。

戲里戲外,獨立清醒

花旦們從大台中激流勇退,算是為表演生涯畫上了一個逗號。離巢外闖之餘,跟「娘家」保持良好的關係,碰到合適的劇本,她們依然是重頭戲里的頂樑柱。

如同汪明荃、李司棋等年過半百時依然能在《我的野蠻奶奶》和《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擔起女一號。TVB向來擅長在不同類型劇本的包裝下,塑造發揮空間廣泛的女性角色。港劇里很多女主角無關年齡和經歷,這也為年歲漸長的花旦回巢拍戲奠定了基礎。過往備受力捧的她們,回歸同樣備受重視。

除了佘詩曼時隔六年回歸主演《新聞女王》,沉澱多年的楊茜瑤也復出接下了港版《黑暗榮耀》(暫定名《黑色月光》)。早些年TVB更為宣萱量身打造了《不懂撒嬌的女人》,陳慧珊和關詠荷也在《波士早晨》和《情逆三世緣》中久違亮相。

過盡千帆的她們,歸來仍是「大女主」。只是較當紅時期的拼搏相比,步入中年的她們拍戲更加「隨緣」。與其說大多花旦離巢是受困於本土影視環境的變化,不如說清醒獨立的她們,在合適的時機作出自己憧憬的選擇。

觀眾們總戲稱TVB花旦身上自帶一股職場女性的精英氣質。這或同樣與她們擁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出色的語言能力和社交能力分不開。精英女性可謂本色出演。如果沒有成為演員,她們依然可以原本的專業領域發光發熱。

除了仍然活躍在影視圈,昔日的TVB花旦也散落到了不同的領域。

上一輩的演員里,擁有南加州大學電子工程學碩士學位,被譽為最高學歷港姐冠軍的郭藹明甘願藏在劉青雲背後「默默無聞」;

新生代花旦中,鍾嘉欣回歸家庭,徐子珊重回校園,來自劍橋大學的麥明詩和考取了博士學位的朱千雪偶爾兼顧演藝事業之餘,也憑藉紮實的知識將重心放到了法律界......

即使已經熬到了一線花旦的位置,豐富的學識、平淡的追求和拓展的動力仍足以給予她們隱退的勇氣。演員於她們而言,只是一份普通職業。

TVB花旦們的選擇讓我們看到,女演員並不是只能依靠外貌和青春吃飯,更可以通過跨界和沉澱贏得尊重和認可,普通職場和平淡家庭同樣是施展智慧和收穫幸福的舞台。

她們踏上了各自的征途,探索了女演員人生道路的無限可能。無論是在影視圈還是新領域,獨立自主的時代女性,始終用努力和才華,書寫著屬於自己的精彩故事。